禁止app打开另外一个app

蓝紫衣接而道:“囡囡在母胎里待了接近二十年,乔凝一生只能产一次卵,本来和这种人类不应该能孕育出孩子的。不过好在,的体格也很特殊。所以最后才造就了囡囡的出现……可以说,如果囡囡还活着,她将来的成就绝对是惊人的。不知道,她出生的时候,无意识的状态下就能施展一些法力了。她体内的灵力可以说是惊人的!”

陈扬的心思再次沉重了起来。

脑海里浮现出了许多关于和乔凝的事情,想起那年,她从海中来,一颦一笑是那样的动人。想起了那年,他们在火山爆发的空间里第一次热吻。想起她在外总是英姿飒爽,可在自己面前却是那样的妩媚温柔。

想起她为了孩子,不惜远走其他星球,不惜一切都要生下来。一切一切,皆因她对自己的深爱。

可自己最终没有保护好她,也没有保护好孩子。

如今,这永恒星域依旧强大,歌舞升平。

天尊也依然高高在上。

不管是他们的普通人还是始作恶者都淡忘了他们对天河神国带去的毁灭性伤害。

他们不记得有多少亡灵会哭泣。

陈扬的眼眶泛红。

蓝紫衣见他伤心,自个的眼圈也忍不住泛红了。她一生很少有伤心的时候,但是天河神国的毁灭却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与阴影。

“对不起,不该提这些的。”蓝紫衣随后说道。陈扬道:“没事的,我们应该铭记那些仇恨与伤害。这是我们继续走下去的动力!”

秋与爱丽丝的唯美写真

晚宴是在天河宫里举行。

流风霜与小桃红还有小桃红的姐姐大桃红都来相请。

大桃红是个温婉大方的女子,比小桃红多了一些成熟,但似乎也多了一些世故。在见到陈扬的时候,大桃红也表示了感谢,感谢陈扬当年的仗义相救。

她嘴上说着感谢的话,但却似乎没有多少真情实意在里面。陈扬自也不会计较什么。

天河宫在那重重山壁的最高层,众人都是飞行上去的。

上去之后,便见景色更加秀丽,山林与宫殿相互掩映。周遭还有云雾缥缈……更有一种法器挂在天空发出类似月光的银灰光芒。

天河宫里富丽堂皇,灯火辉煌。

无数的仆从正在来回穿梭,紧张准备。入宫的大门口也铺了长长的名贵毛绒地毯。

陈扬,蓝紫衣,雷鬼,沧海岚,师北落,渊龙,渊飞,剑霜,燕孤鸿,等人一起朝里面走去。渊飞和剑霜在阴阳灵修的情况下不仅伤势痊愈,而且修为也是大增。如今他们合体战斗,其战斗力已经很是惊人。

天河宫里,无忧教的高层中除教主以外,其他人皆已到场。

宴席乃是每两人一张桌台,分为左右两排,中间则是空出来的。

最上首则是教主的尊位。

陈扬一行人才到门口时,永乐司的司长百炼声就率领手下两名天神前来迎接。

另外,还有两名长老也出来迎接。

那两名长老均是白发苍苍,却又精神矍铄。一个是婴修长老,一个是青云长老。两位长老都颇为热情……

入得宫中,陈扬一行人便都坐在靠近上首的位置。陈扬与蓝紫衣同坐一张桌台之前。

众人见面,自有一些客套的话语寒暄。

若是以前,雷鬼,沧海岚等人那都是尊贵无比的。可如今,那却也得小心翼翼,客客气气的。尤其是审判院和无忧教还是有不少仇恨在的,如今雷鬼他们过来,心里多少还是忐忑的。

现场中来赴宴的无忧教高层,陈扬粗略的看了看,发现也基本上都是不认识的。虽然小桃红之前介绍了很多,但陈扬也无法将每个人来对号入座。他更多的是这些人的修为……

与会的人,个个修为不弱,几乎都是宙玄境的。

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百炼声……百炼声看起来四十来岁,身着紫色正装,满面笑容,给人非常和善的感觉。他在门口的时候就对陈扬说了一大堆敬仰的话。陈扬观他修为,发现他的气息似有若无,隐隐之中,仿佛胸中蕴藏浩瀚世界。

乃是一个绝对的高手!

功力只怕还在……华天荒之上。

陈扬看到百炼声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以前还是将这星域想的简单了,星域之内,藏龙卧虎啊!

如今再回头看,觉得审判院的实力拿出来,也确实上不得太大的台面。雷鬼,沧海岚之辈虽然厉害,可是……跟这无忧教的人一比,还是差远了。

不过陈扬很快也就想明白了,以前秘术世界尚在的时候,雷鬼,沧海岚都有自己的秘术体系。他们就算是和百炼声打起来,百炼声只怕也不是对手。如今不过是秘术世界消失了,雷鬼和沧海岚才等于是跌下了神坛。

无忧教这边虽然也有秘术,但所掌握的都是一些不怎么样的资源。

秘术世界的消失,让许多原本修为高的人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以前他们修为再高,也不太敢和秘术叫板。因为秘术的世界里,其力量太过恐怖了。

以前的高手们,只要在秘术世界里不占太好的席位,那就没法和那些核心大佬们抗衡。等于是一个有钱的基金会,个人再有财富,能斗得过那些富翁联盟的基金会吗?

如今也算是基金会彻底解散了,所以个人富翁们开始崭露头角,扬眉吐气。

陈扬还注意到百炼声身边的两位天神也是不凡,呼吸均匀之中有世界展现,吞吐之间,便可掌控星辰一般。

至于长老那边,其余长老可能修为和头陀渊,天奴他们差不多。

最特别的一个长老是三长老伤血,这个三长老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宴席尚未开始,他已经喝了不少酒了。陈扬多打量了伤血长老一眼,伤血就回看了一眼。

陈扬与他目光交汇的瞬间,便在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磅礴神力,这伤血仿佛每时每刻都在与天地之气进行融合,交汇。通过他的双眸就可以感知到宙力海洋。

他的修为,似乎不在百炼声之下。

陈扬感到惊讶,眼下教主还未出现,却在这些高层中就发现了两个胜过华天荒的高手。

话说回来,秘术世界存在的时候,华天荒也绝对当得起星域之内第二人的称号。

如今,也算是有些落魄了。

除却伤血长老和百炼声后,其余的人的修为虽然都不错,但也没有让陈扬觉得惊讶的存在。

长老们一共来了五个,天神来了个两个,百炼声亲自到场。另外还来了一些杰出的年轻人。

小桃红和大桃红则是退了出去,这个级别的宴会,她们还没有资格参加。

流风霜坐在了陈扬和蓝紫衣的旁边。

美酒与水果皆已摆的琳琅满目,接着,仆从们端上各种精致的佳肴。

便在众皆喧哗之时,唱礼官大声道:“教主到!”

陈扬和蓝紫衣相视一眼,心说,终于出来了。

喧哗顿止,现场瞬间安静。

无忧教众人便都起身相迎……陈扬等人入乡随俗,也跟着起身。

从那上首的旁边侧门里,一名身着素白长裙的女子出现。女子头发随意挽起,像是邻家的姐姐一样。身上,头上没有任何的饰物,脸上也没有任何的妆容,便是素面朝天。

偏是她这一身素净,却又给人一种雍容华贵之感。

陈扬一直都在打量这女子,便也知道,她就是教主云轻舞。

陈扬注意她良久,却始终没察觉出她的修为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步。他能感觉出百炼声以及伤血长老的大概修为,却感觉不出云轻舞的修为到底是什么程度。

有种面临天尊的既视感。

“藏龙卧虎啊!”陈扬暗暗感慨。

云轻舞在座位前还未落座,众人便都齐声道:“我等参见教主!”

云轻舞面向众人,道:“大家不必多礼,落座吧!”说完自个率先坐下。

众人落座之后,云轻舞的目光就到了陈扬身上。

“小宗大人,的威名本座属实听说了不少,今日得见,小宗大人果然是少年英豪,不简单啊不简单!”云轻舞微笑道。

陈扬抱拳,客套道:“在下不过是年少干了一些荒唐事,与教主比起来,还是差了太远。”云轻舞轻笑,道:“小宗大人未免太过谦了,古往今来,将裁决所逼得无路可走,并且焚烧了裁决之城的人,可是第一个。我相信,将来也不会有人能干出比这更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陈扬道:“教主过誉了,在下当年兵逼裁决所,只因不满裁决所这些年桩桩件件独裁独霸。裁决之城乃是历史名城,当年一把火将其烧之,着实可惜。如今思来,在下仍感后悔!”

云轻舞道:“哦,是吗?其实本座也很想听听,裁决所是如何独裁独霸的,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小宗大人决定要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反抗的。”

众人便都看向陈扬。

蓝紫衣喝了一口酒,并不说话。

陈扬持酒一口饮尽,又哈哈一笑,道:“裁决所到底是好是坏,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子。又何必我来多说呢。”之前都是称呼在下,此刻却是直接称呼为我了。

他这人,向来就有傲气。对方这般问询,像是老师考究学生的,他才懒得回答呢。

“小宗大人果然是年少气盛!”云轻舞笑笑,说道。

陈扬大笑道:“不年少气盛,如何能在此处与教主见面呢?”言谈之间,傲气毕露,大有睥睨天下的气势。但这番言语和这个态度却又显得对云轻舞有些不敬。无忧教众人听来就更觉刺耳了。